污APP豆奶

    话虽如此,但凡是来这的人,断没有因她几句劝就调头离开的道理。

    他们感谢她的好意,然后出门,再也没有回来。

    所以老板娘每次都会将这些人留下的物品送到警局,如果失踪者的亲属想要回这些东西,也好寄过去。

    毕竟可以算是遗物了,值钱的东西倒没有,就是带来的换洗衣物和一些小玩意儿。

    钱包、手机和照相机以及贵重仪器,那些人肯定要带在身上的,因为在庄园里会用到。

    从当地人口中了解的情况,确实比在其它媒介多,老板娘告诉我们,庄园的第一任主人,是个很神秘的商人,年轻的时候外出经商,赚了钱回来,买地盖房,都说他娶了位外国妻子,但直到他们一家人失踪,也没人见过他太太。

    但人们通过他的四个孩子,判断那位从不露面的太太可能是‘东南亚’人,或类似什么地方的人,总之不‘白’就是了。

    曾经有位画师被请到庄园,给他们一家画全家福,结果画完出来就在半路上遇到野兽,不幸丧命。

    后来庄园主买了相机,那种很古老的相机,可是负责调查失踪案的警察,以及之后继承房产的人,都没有发现过照片。

    这些事单独拿出来不觉得稀奇,合搁到一块儿,就有点蹊跷了。

    不过故事再精彩,那也是传闻,庄园里是不是真有神秘力量笼罩,还得我们亲自过去看了才知道。

    过去那么久了,谁知道在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,有多少故事是后人编造的呢。

    漂亮爱打扮少女粉红色制服写真图片

    老板娘见我们执意要走,只好无奈放弃劝说,并祝我们好运。

    她可能已经习惯这样的‘程序’,给我们带上两块面包,算是临别礼物。

    我和陈清寒开车往庄园的领地去,这一路上看不到人和动物,乡间公路两边只有绿油油的草地,远处有树林和一些矮山。

    进入庄园的领地有告示牌,还有警示牌,说得比较委婉,什么私人领地,禁止外人靠近。

    这种程度的警示,对于一心想探险的人来说,等于没有一样。

    经过告示牌,我们首先看到了一大片湖面,这边的湖没有护栏、没有堤坝,就是片野湖,湖边没码头,更见不到船。

    绕过三分之的湖岸,我们才拐到庄园的大门口,老实说这门破得可以,几乎没有防人的作用,就是一堆废铜烂铁。

    正因如此,它已经没办法正常打开,门板变形倒了一半,车要开进去,只能撞破这堆金属。

    我们在门外没看到别的车,可能是被警方拖走了,因为大门在这,说明其它车辆没撞过它。

    庄园外边有围墙,全是石头垒的,破是破了点,但作用还是有的,爬进去终归不方便。

    我们下了车,背着背包从大门旁边的缝隙钻进去,这附近的野草随意生长,显然是许久没人打理过。

    门后有一条甬道,笔直延伸到庄园的主屋那边,这段路得步行了。

    道两边种着稀稀拉拉的树,以前不知道有什么园林设计,现在看着就是普通树林。

    步行一段时间,我们就看到一栋土黄色的建筑,它的外观真不怎么样,可能是外墙的漆掉光了,风吹雨打的年头久了,一点光鲜的样子都没了。

    楼前正门对着有喷泉,池子早干了,里面长着杂草,这样的地方往外拍卖,敢买的人一定心特别大。

    先不说别的,装修就是个大工程,这地方还不如毛坯房,改造的力度,相当于重建。

    我们没急着进房子里边,先在四周转转,陈清寒拿出他之前用过的那些小仪器,测试一些基础数据。

    离主屋一段距离外,有下人住的房子,也是石头房,只不过主屋是四层,仆人住的房子是两层。

    我不知道曾经的几任房子是否试图修整过这里,门窗什么的都还在,而且不像几百年前的物件,就是灰太厚。

    因为被当地人认为不祥,反倒没有人过来搞破坏,砸窗户什么的。

    陈清寒举着仪器在房前屋后转悠,我突发奇想,给领队打了通电话。

    结果当然是对方已经关机,他失踪有些日子了,手机在身上早就没电了。

    陈清寒做了基本测试,这边的温暖、湿度,磁场数据全都正常。

    我们又去了房后的林子里,先到那找找线索,这地方越传越邪乎,我问陈清寒,当地的警方真的敢进来,挨个房间搜查吗?

    陈清寒摇摇头,回我说他也不知道,胆子这种东西,和性别、国籍、职业没有必然关系。

    树林里没有虫鸣,这是我首先发现的异常现象,也看不到小虫子之类的东西。

    我们在领地外可是看到过不少,到了庄园里边,反而看不见这些小东西了。

    “林子里有危险的东西?”我抽出铲子,在树根底下或草丛里铲几下,看土下有没有蚂蚁之类的虫子。

    土里没有一只蚂蚁,或别的活物,这林子里干净过头了。

    “你感觉如何?”陈清寒忽然问。

    “啊?就是安静啊。”我不明白他什么意思,按我理解的回道。

    “我是说,你有没有觉得……头晕?”陈清寒突然站住。

    “没有。”我也停下确认了一下才回答。

    “我有点晕。”他立即转身,说:“咱们出去。”

    他说完人就往旁边栽去,我连忙拉住他,架住他一只胳膊,避免他摔倒。

    看来这地方对他有影响,思及此,我赶紧背上他,小跑着跑出树林。

    来到树林外边,我问他怎么样,还晕吗?

    陈清寒缓了几分钟,才下地自己站着,说好多了。

    他拿出仪器在树林边上测,刚才他测过一回了,现在又测,结果还是一样,没啥问题。

    那么问题就一定出在树林里边,他把仪器给我,让我进去测测。

    我走回树林,测了一会儿,返回来把数据给他看。

    还是正常,没有发现异常的数据变化,陈清寒把仪器收起来,说影响他的,应该不是我们已知的东西。

    “领队和其他人,会不会就是在树林里晕倒了?然后失踪的。”

    “那必须有东西把他们藏起来,让警方找不到。”

    “如果是被树林吃了呢?”

    “骨头,味道,警犬总会闻到。”

    “闻到、找不到呗。”

    陈清寒拿出摄像机,带长杆那种,他让我进树林拍点视频,还有录音。

    我举着摄像机,挂着麦克风,把树林转了一遍,没有东西攻击我,也没有出现不适的症状。

    当然,啥都没拍到,视频内容极度无聊,拍完回去和陈清寒汇合,光在外边转悠,就花了我们几个小时的时间。

    视频拍完已经下午了,等我们开始检查主屋,怕是已经太阳落山。

    陈清寒把我拍的视频认真看了两遍,这么无聊的内容,他也认真看,录音他还单独听了,里面其实只有我的脚步声和风声。

    他将视频文件导入随身带着的电脑,用软件分析,音频另有一个软件来分析。

    这些软件是我们单位自己研发的,只适用于我们这一行,因为我们需要分析的东西,和别人不一样。

    我们要寻找的,是画面中无法被肉眼捕捉的东西,是音频中无法被人耳听见的内容。

    分析需要时间,陈清寒向来谨慎,没得出结果前,我们俩不能贸然进房子里去。

    我们比谁都清楚,这世界上有多种多样的力量,绝对不可以小看它们,大意的后果非常严重。

    在等分析结果的时候,我坐在喷泉池边,抬头看了眼喷泉池中央的雕像,这一眼我发觉有些古怪,随即转身,定睛观瞧,没错了,喷泉池子已然破旧,这雕像却很新!

    “小陈,你快来看。”我向陈清寒招手,示意他快点过来。

    他放下电脑走过来,我指指雕像,“你看这个,它是不是和水池不太配套?”

    陈清寒没说话,他迈进空池子,去检查那雕像,可当他的手刚碰到雕像,雕像的眼睛里突然涌出两股红水。

    本来这雕像的眼睛就是两个黑窟窿,看着挺诡异,现在涌出红水,更加骇人。

    陈清寒连忙退开,避免被红水溅到,红水不停往外涌,哗哗的流水声,仿佛是告诉我们,这喷泉池子又开始工作了。

    我们俩站在池子边上,眼看着池子重新蓄满水,一池的红水,倒不像是血,好像是红酒。

    第一任庄园主就是开酒厂的,他不会是把藏酒的地方建在喷泉下边了吧?

    问题是为什么陈清寒只是轻轻碰了雕像一下,它就开始恢复工作?

    我四下看看,看有没有摄像头,也许是有人在拍真人秀?

    “我刚刚,好像感觉到一点什么。”陈清寒看看自己的手指。

    “被电了?漏电了?”

    “不,不是,是……”他盯着雕像,视线像定格了,而且还是盯着雕像的眼睛看,那里明明就是两个窟窿。

    有些体质特殊的人,在一些特殊的地方,会有别人感觉不到的感觉,但陈清寒从来不是这种体质,他去过的邪门儿地方何其多,没有一次这样神神叨叨。

    “我看一个女人。”他说。

    “长啥样?”

    “奇怪……”

    “怎么怪?”

    “她长的,很像我姑姑。”

    “不是吧?这有你们家亲戚?!”

    我看看陈清寒的脸,没看出他有西方血统,难道说他们家祖上有位女士,嫁到这来了?

    刚想到这,我‘唉’了一声,说:“老板娘不是说,第一任庄园主的太太,可能是个亚洲人吗?”

    陈清寒似乎不太敢相信,“只是像。”

    我按住他肩膀,摇头道:“你们人类不是有隔代遗传一说嘛,也许你姑姑,长的像她姑姑,或者姑奶呢,没准儿真是你们家亲戚在这……”

    我食指指天,绕了两圈,陈清寒想了想说:“我们应该找找照片。”

    一百多年前的事,若真是陈清寒他们家亲戚,那得是太太姑奶或太太太姑奶时代的事了,陈清寒他父母都未必知道。

    陈清寒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受影响,没急着进房子,仍然是等分析结果出来再说。

    电脑分析的结果出来后,显示一切正常,这就不正常了,因为陈清寒进树林就头晕,那里肯定有东西在影响他。

    看来他说的对,我们碰上了未知的东西,是单位系统里没有记录的。

    按说这样我们就不该深入调查了,陈清寒也是这样决定的,我们到房子里找一圈,没发现就离开。

    我们一起走进大门,门没锁,木头大门的门轴有点松,推开的时候会发出吱嘎嘎的噪音。

    我们捡了两块大石头,一左一右,把门嗑住,不让它自动关闭。

    大厅灰暗无光,因为窗户都被灰尘给捂死了,阳光透进来就像隔着厚布。

    出于安全考虑,我们没往里走,先在大厅里站一会儿,看陈清寒会不会再次头晕。

    果不其然,他又晕了,我立刻把他扶出大门,这地方不止吃人,它还克陈清寒。

    陈清寒坐在门前的台阶上,他的头都抬不起来,缓了十多分钟才好,比在树林里严重一倍。

    而他在树林里待的时间,可比在房子里长,由此可见房子的威力大得多。

    他这样子是不能进去了,我让他留在外边,我进去看一圈,他不太放心,想放弃探索。

    我说没事,这房子克你、不克我。

    这回我仍然带着摄像机和麦克风,陈清寒还给带了只对讲机,和他随时保持通话。

    我在里边拍,他在外边也能看到,我打着手电,没用夜拍模式,这样看得更清楚。

    大厅的地面落着厚厚的灰尘,上面的脚印特别杂乱,好像有很多人在这里走来走去。

    领队他们是一组人进来,人数肯定少不了,只可惜我看不出哪个脚印是他的。

    大厅里有仪器架设的痕迹,一些小圆点,那是摄像机的三角架留下的。

    我想警方是进来搜查过的,不然这些仪器应该还在,吴键盘查到的信息也是,虽然不是每次,但有时候,警方会在现场捡到一些工具和电子产品,都是失踪者遗落的。

    xiazaitxt

    Related Post